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5bet356那个国家_bet356公司发展_bet356被封网]

    https://m.a5xs.com/" target="_blank">https://m.a5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小宝贝要找人,老姑婆很愿意配合。

    她这里有三十多个记忆都来自魃。她说常小偷那里更多,因为鬼王手下的那帮混球更喜欢常小偷。骆有成问她为什么。她害羞地说:

    “常小偷把手往人脑子上一搭,记忆就被他偷走了,全装他脑子里了。我要运回来,进入系统才能拿走他们的记忆,那帮混球嫌我麻烦。如果不是在我这里他们能找点乐子,那帮混球一个都不愿意给我。”

    骆有成说:“你们是在杀人。”

    林妈妈反驳道:“我是在救他们,无论我买不买记忆,他们都会死。我拿走他们的记忆,他们可以在我的世界里继续生活。”

    骆有成爆粗口说:“还真他妈有道理。”

    无论骆有成承不承认,林妈妈似乎都是在做善事,死囚、因衰老、疾病、各种意外濒临死亡的人,她无法拯救他们的肉体,于是她拯救了他们的灵魂,让他们以另一种形态继续存活。恍惚间,眼前的老姑婆越来越高大,头上仿佛戴了一圈圣母光环,让人直欲膜拜。

    骆有成呸了老姑婆,毫不留情地指出,她的出发点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趣味。老姑婆说她得到了她想要的,那些人也重新获得了生存权,各取所需,无可指摘。而且,她和每个人都签订了协议,那些人并不介意她窥探他们的隐私。

    “那你在游戏里偷看玩家的隐私呢?”

    “我这是为了其他玩家的安全。”老姑婆振振有词地说,“你一定没看VIP服务条款吧?”

    骆有成检视存储在手环里的服务条款,果真找到一条,说为了保障销魂院系统的正常运行和玩家的安全,会对可疑玩家进行安全检测。随后又是隐私保护条款,????碌厮盗艘淮蠖眩?笠馐窍?暝罕Vね婕乙?桨踩?⒈Vひ?叫畔⒉换嵋匀魏瓮揪斗址⒏?谌?皆圃啤

    林老姑婆做得滴水不漏,骆有成没法和她辩论,让她赶紧找人。

    林妈妈说:“宝贝们,快点出来,让妈妈宠幸。”

    一排排虚幻的书架从空中落下,林妈妈还配了音效,哐当哐当地,声势特别惊人。不知道的,会以为这里在拆家。有一排虚拟书架正好从骆有成头顶中间砸落,导致他一半身子在书架里,一半身子在外面。

    林妈妈把他往后一拉:“去去去,别妨碍我找书。”

    偌大的办公室,被虚拟书架占满了。骚气的林妈妈为书架增加了光影效果,书架和书流光溢彩,就像是个魔幻图书馆。

    书架上的书有厚有薄,厚的是人生经历丰富的。薄的一般都是枉死的,只有短短几十年的生命。林妈妈说也有一些是一生只有一小段活得精彩,她只截取了一部分,这个人就能在她的世界里永远活得出彩。

    骆有成觉得,不管这个老姑婆有多妖气多变态,从本心来说,的确不算一个坏人。

    林妈妈嘴里喊着“寻址,寻址”,手拨动书架,书架上的书就像流水线上的产品从骆有成面前流过。林妈妈的私藏实在太丰富了,在记忆之书流淌了三分钟后,她才停下来,指着一排书说。

    “三十五个魃的记忆全在这里了,不过说实话,我记得江杰林这个名字,但我没有买过这个人的记忆。”

    骆有成抽下一本书,虚幻的书在手里有如实质。书名就是人名,下面还有一串编码,和老姑婆脑子里的编码格式一模一样。骆有成问:

    “你头脑里的编码对应的就是这些记忆?”

    “是啊,一条编码对应一本书,否则脑子要乱掉的。”

    骆有成很佩服这个老姑婆。不说几千条记忆,就是把两三个人的记忆同时装在脑子,用不了多久,这个人也得精神错乱。林老姑婆把所有记忆存储在销魂院的系统中,把自己的大脑变成了高效的搜索引擎,不会让别人的记忆干扰她的正常思维,也不妨碍她随时调阅这些记忆,从中获取愉悦。

    骆有成问:“没猜错的话,你的耳饰应该就是编码转换器吧?”

    林妈妈又来劲了:“小宝贝真聪明,我真的舍不得你去冒险了。”

    骆有成一边浏览着记忆之书的名录,一边说:“好的,正好留在你这里看看书。”

    林妈妈撒娇道:“你帮伦家把事办了,这些书你随便看,好不好嘛?伦家从来不分享这些宝贝的,你是唯一一个。”

    骆有成说:“你这里没有江杰林的记忆,我们的生意看来做不成了。”

    林妈妈着急了,说话就正经了:“你等等,我看一下遗失名录。”

    她的手上多了一张纸,扫了一眼,就往空中一抛,纸张像破裂的肥皂泡一样不见了。她嘴里嘀咕着“别急,别急”,不知道是在安慰骆有成还是安慰自己。

    “嗯,不急,我还有一本《仇怨录》。既然我知道这个名字,我一定在哪里见过。”林妈妈说。

    林妈妈的《仇怨录》其实是一个名册,上面记载了上千个名字,每个名字都有详细的个人简介,包括生卒年月、兴趣、爱好、特长、获得荣誉以及重大经历。林妈妈说这些人的记忆都被杀千刀的常强盗抢走了。

    虽然鬼王的人更喜欢和常友林交易,但他们每次都会把货源清单递送给林妈妈一份。有林妈妈参与,常友林给的价会高出报价的五成甚至一倍。在与常友林的商业竞争中,林妈妈通常扮演的是义务抬价员的角色。

    她恨鬼王的人,更恨常友林,尽管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她依旧乐此不疲地帮助鬼王的属下痛宰常友林。然后把这些永远不可能归属自己的人的名字记录在《仇怨录》里。《仇怨录》里的名字越来越多,《仇怨录》越来越厚,林妈妈的怨念越来越深。

    这本《仇怨录》,相当于常友林的库存清单,至少记载了对方的绝大多数库存。

    骆有成看着三寸厚的《仇怨录》,背脊发寒,暗暗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林妈妈蘸着口水,一页页翻看着《仇怨录》,脸上充斥着愤懑、不甘和哀伤。她这哪里是在帮骆有成找人,她看的不是名字,而是对常小偷常强盗的血泪控诉。

    骆有成轻咳一声说:“我这个人,其实耐心不是很好。”

    林妈妈从哀怨中回过神来,说了句马上,直接翻到了有江杰林名字的那一页,说:“找到了。”

    骆有成无语地看了老姑婆一眼,她拥有着强大高效的信息检索器,不用一毫秒就可以检索到相关信息。偏偏要学着古代的图书管理员样儿,磨磨蹭蹭地一本本、一页页地翻阅图书。她喜欢的调调,其实有点东施效颦的意思。

    江杰林的生平简历相对比较简单,记录显示他被出售的时间是2667年,也就是灾纪元12年。算算时间,二姐那年二十岁,正在一边流浪一边苦练武功。

    江杰林的职业一栏写的是猎人,特长是枪械和剑术,异能则是疾速。他的能力和二姐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重大经历只记录了一条,和名叫田庾亮的人一起,截杀了一支猎奴队。两天后,他们被鬼王卫队抓获。

    骆有成向林妈妈确认:“他的意识在常友林那里?”

    “我本本上记的,都是被他买去的人。”

    林妈妈很兴奋,无论骆有成愿不愿意帮她,他为了江杰林的意识,都会去找常友林的麻烦。

    “田庾亮在你这里?”

    三十五个魃的记忆之书,有一本属于田庾亮。

    林妈妈的手开始拨动书架:“他最近在《霸刀横行》的游戏里担任NPC,扮演霸刀宗宗主。”

    “灵魂扮演的角色还能经常换吗?”

    “那是当然的,玩腻了就换一个,上百款游戏的NPC随便选。我不会分享我的记忆之书,但让他们在游戏里过不同的人生还是可以的。”林妈妈从书架上抽出田庾亮的记忆之书,递给骆有成。

    骆有成直接翻到了后面的章节,寻找与江杰林相关的记忆。

    林妈妈贴心地问:“要不跟我进系统?瞬间就可以消化他的记忆。”

    骆有成说:“谢了,我突然喜欢上了你这种类纸质书的阅读方式。”

    林妈妈嗤嗤地笑,伸手在他身上拍了一记:“小冤家,怕我吃了你?放心吧,我现在有求于你,不会干傻事的。”

    骆有成还真有这个担心,游戏系统是林妈妈的主场,她是那里的神。

    林妈妈不等骆有成回答,拍了拍手,虚拟书架和骆有成手上的记忆之书全部消失了。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扇光门,林妈妈的血肉之躯还在骆有成身边站着,意识体却在光门里向骆有成招手。

    骆有成只得把那段拥有伪装记忆的分离意识重新分割出来,飞进了光门。

    光门之内,依旧是虚拟的魔幻图书馆,林妈妈抽出了田庾亮的记忆之书,两只手夹着书揉搓了一会儿,双手分开的时候,一本变成了两本。

    “你在复制记忆?”骆有成惊讶地望着林妈妈。

    “这哪里是复制,顶多算复印。”林妈妈遗憾地说,“记忆是最玄妙的东西,记忆之书虽然能忠实记录一个人一生的记忆,终究是死的,少了原汁原味,还少了……活性?”

    “灵魂?”

    “小机灵鬼,妈妈太爱你了。对,就是灵魂。”林妈妈高兴地说:“这些没有灵魂的副本,是死物。它只是一本故事书,永远不属于你你的记忆。但我答应了那些人,让拥有灵魂的蓝本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个世界里。”

    骆有成说:“幸好你这么做了,否则我现在见到的就是一个无数记忆杂糅在一起的疯狂意识体。”

    林妈妈向骆有成抛了个媚眼,没有和他继续这个话题。她把一本记忆之书放回书架,另一个拓本在手里揉成一团,不由分说地拍进了骆有成的脑袋。

    系统里的林妈妈依旧骚力十足,但比现实中的她多了分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