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5bet356那个国家_bet356公司发展_bet356被封网]

    https://m.a5xs.com/" target="_blank">https://m.a5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孝康帝既然下定了决心,很快就下了圣旨,将临安公主许配给忠信伯世子姜明宇。

    忠信伯府接到这旨意后,一个个全都蒙了!他们谁也没想到孝康帝忽然会下旨赐婚。

    要说尚公主的确是荣耀,问题是这尚的要是临安公主,那就没什么荣耀,只剩下丢脸了!

    如今京城里,上到皇宫贵族,下到贩夫走卒,甚至是京城的乞丐都知道临安公主喜欢的是唐瑾睿这么个有妇之夫!更别提,临安公主如今是完全被孝康帝厌弃了,娶那么个公主进门,这不是喜事,根本就是坏的不能再坏了!

    姜明宇的母亲忠信伯夫人在接到圣旨后,因为心情太过激动,竟然生生在太监念完圣旨后,晕倒了!

    忠信伯府顿时乱成一团。

    等到忠信伯夫人醒来,她想起了她是为什么晕倒的,不就是因为她的长子姜明宇要当驸马了,要当临安公主的驸马了!

    忠信伯夫人看到守在床边的姜明宇,二话不说抬手打姜明宇的胳膊,“你个死孩子,早在佳慧去了后,我就跟你说了,给她守一年就行了。京城里,能给妻子守一年的男人都少之又少!

    你可好,非要坚持给佳慧守三年,一天也不愿意少!好了,你现在可真是给佳慧守了三年孝,可你自己呢?如今怎么办?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事啊!皇上居然要你娶临安公主!”

    忠信伯夫人一想到临安公主会当她的儿媳妇,她的心几乎都痛得没感觉了。

    忠信伯也是一脸难看。

    姜明宇任由忠信伯夫人打,只是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许久,忠信伯夫人打累了,这才慢慢停下来,试探道,“要不然就跟皇上说,我们已经给明宇定下了亲事,只是还没——”

    “不行。”

    “不行。”

    忠信伯和姜明宇齐齐出声否决了忠信伯夫人的话。

    忠信伯冷声道,“赶紧收起你的想法!现在圣旨已下,别说明宇没相看过人,就是真的相看过,甚至定下了亲事。那也只能当没有!而且你是把皇上当傻子不成?皇上既然赐婚,那就说明他是将一切都调查清楚了!你心里那点小算盘赶紧收起来,想也不许想!”

    忠信伯夫人委屈地抿着嘴,眼底浮现泪光,“我怎么那么倒霉啊!我好好的儿子什么好姑娘娶不到,要娶那么一个身败名裂,被皇上厌弃的公主,我——”

    “娘还是慎言的好。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公主始终是公主,再被皇上厌弃,她仍然是公主。皇上可以嫌弃公主,但是我们不可以。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娘出去后,要表现出对这门婚事很乐意的样子。”

    忠信伯满意地看着姜明宇,他就知道这个嫡长子是个出色的,果然不负他多年的栽培啊。

    忠信伯夫人满脸不愿,“我做不到!”

    “做不到也得做!”忠信伯的声音又冷了两分。

    忠信伯夫人见忠信伯发了火,这才不敢说了,“可——可——可明宇定下这么一门婚事,外面说闲话的人就多了。难道我以后出去做客,还得听别人的那些闲言闲语不成。”

    忠信伯夫人想想就难受。

    姜明宇淡淡道,“若是真的有人在娘面前说什么闲言闲语,娘大可以反问回去。皇上爱面子,想来是不愿意再听到有辱皇家门楣的流言。那些夫人都是知道好歹的。

    皇上既然赐婚了,事情就不可能更改了。与其在那里自怨自艾,不如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忠信伯夫人一脸纠结,“还怎么办。我只要一想到你要娶临安公主,我就难受。儿子,要不咱们找楚王世子说说,他可是你的亲表哥啊!你们的关系向来亲近,可以——”

    不等忠信伯夫人说完,忠信伯含着怒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个无知妇人!你知不知道皇上已经下旨了!圣旨是可以说收回去就收回去的吗?你是要一家子都被你害死不成?还找楚王世子,你是担心害不到他?这样的念头,你赶紧给我打消!谁去求都没用!现在圣旨已经下了!”

    有些话,忠信伯可以厉声说出来,可是姜明宇不行。这样也好,忠信伯把该说的都说了。

    忠信伯夫人顿时了无生趣,只觉得以后的日子都没有什么盼头了。

    忠信伯府这里乱成一团,楚王世子这里得到消息后,也是吃惊得不行。

    忠信伯府是楚王妃的娘家,虽然一个在楚王封地,一个在京城,离得有些远。可是这几年忠信伯和姜明宇出京城办差,还是有几次经过楚王封地,上门拜访过。再加上逢年过节,礼物什么的,也从未断过。

    楚王妃跟娘家的关系不错,连带着楚王世子跟忠信伯府的关系也不错。楚王世子还借忠信伯狠狠给燕锦下了绊子呢!

    楚王世子一得到临安公主居然被许配给姜明宇的消息,心里的第一想法就是为姜明宇委屈。要说楚王世子对姜明宇还有几分兄弟情义。

    楚王世子当然不希望临安公主嫁给姜明宇了。临安公主的丑事都传遍了,姜明宇则是少年英才,临安公主能配得上姜明宇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楚王世子想去求孝康帝收回圣旨,但是他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求也没有用。不止如此,指不定他还会因此被孝康帝厌弃。

    楚王世子的脑子开始转起来,该怎么办呢?

    蓦地,楚王世子忽然想到了燕锦!

    楚王世子眼底闪烁着算计的光芒。楚王世子想着要是能说动燕锦去求孝康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事情如果能成,那就最好了。事情就算是不能成,楚王世子也没有损失,而燕锦指不定就会被孝康帝厌弃。无论事情成还是不成,对楚王世子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楚王世子打定了主意,就去找燕锦。

    燕锦听到楚王世子来找他,不禁挑了挑眉头。

    真难得,来京城的几个月里,楚王世子可是一次都没有来找过他!这一次居然主动登门拜访了,为的应该是姜明宇吧。

    燕锦心里忽然觉得可笑,他可是楚王世子的亲弟弟,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可楚王世子对他从未有一丝一毫的兄弟之情,只想着怎么把他踩在地下,永不翻身。倒是没想到,楚王世子对姜明宇这么个表弟很有几分兄弟之情啊。

    燕锦在心里嘲讽了片刻,就让人将楚王世子请进来。

    楚王世子进来后,劈头就是一句,“你知不知道皇祖父将临安公主许配给明宇表哥了。”

    燕锦点点头,“知道啊。现在不知道这事的人怕是很少吧。”

    楚王世子瞪着燕锦,不悦道,“你知道,你就这幅表情?”

    燕锦扯扯嘴角,眼底闪过一丝讽刺,“我知道,不是这幅表情,我应该用什么表情?”

    燕锦跟姜明宇的关系可没好到哪里去,甚至他还记得当初忠信伯帮着楚王世子坑过他的事情。更别提这桩婚事,是燕锦一手促成的了。当然,除了孝康帝,陈忠还有他以外,其他人是都不会知道的。眼前的楚王世子更不会知道。

    楚王世子很愤怒,“燕锦,你果然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明宇表哥可是我们的亲表哥!如今临安公主被指给他,你居然无动于衷!你信不信,要是母妃知道了,她一定不会放过你!”

    燕锦眉毛高挑,楚王妃知道了,当然不会放过他了,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那都是很不错的了。

    更差一点,楚王妃会在那里哭天抢地,说她怎么生了他这样的儿子。

    也亏得燕锦如今长大了,要是小时候,燕锦指不定还会挨楚王妃的打。

    燕锦想着往事,眼底的讽刺和冷意更深了。

    “你想告状就告呗,这里是京城,母妃不在。你就是写信回去,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随你。我绝对是不会拦着你的。”

    楚王世子差点没噎死!

    好在楚王世子还记得他这次来的目的,先不跟燕锦在这里做口舌之争了。

    楚王世子运了运气,将心头的愤恨死死压了下去,“好,我先不跟你说这些没用的。明宇表哥是我们的嫡亲表哥,这一点,你不否认吧。”

    燕锦可有可无地点头。

    “现在明宇表哥遇到麻烦了,我们当表弟难道不该帮忙吗?”

    燕锦挑挑眉,看向楚王世子的眼神里含着叫人说不清的意味,“我真没想到你对姜明宇如此有兄弟之情啊。我自然是不会拦着你的。去吧,赶紧去求皇祖父收回旨意。要是事情成了,相信无论是姜明宇,还是忠信伯府都会很感激你的。”

    楚王世子差点没冲着燕锦喷出一口老血,傻子才会现在去找孝康帝求情呢!他才不去!

    “我是很想去找皇祖父求情,可是我在皇祖父的面前没有你的面子大啊。二弟,明宇表哥也是你的表哥,你就帮帮他吧。你放心,无论到时候事情成不成,我都会记住你为明宇表哥做的事,到时候我会一五一十地跟母妃说的。

    二弟,要是母妃知道你为明宇表哥做的事,我相信她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燕锦闻言,不禁沉默下来。

    楚王世子心里一动,他知道事情快要成了!

    燕锦的确是在沉默,但他沉默的原因跟楚王世子想得完全不一样。燕锦心里是觉得讽刺,难道在楚王世子眼中,他永远都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吗?永远都可怜巴巴地想要寻求母亲的那一点点爱吗?

    燕锦不否认的是,曾几何时,他真的是很渴望母亲的爱,母亲的关注,甚至是母亲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他高兴很久。

    可是时间长了,燕锦就知道,他想得太多了,他想的永远不可能实现。楚王妃的眼神永远不可能停留在他的身上,更不会分出一丝一毫的爱意给他。

    对楚王妃,燕锦从期盼到绝望,再到如今的死心,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现在再提起曾经令他痛苦不已的事,燕锦的心里竟然能平静一片,虽然心还在时不时地钝痛,可是那点痛跟以前比起来,真的可以忽略不计了。

    燕锦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楚王世子那一脸激动的模样,眼底的狂喜几乎压抑不住,但他还是在死死忍着。

    燕锦忽地勾唇一笑,“你想去找皇祖父,你就去,我不会拦着你。不过你想把我当傻子,那我只有一句话送给你。你想错了。我燕锦永远不可能是傻子!”

    楚王世子顿时气了个仰倒,“燕锦,你难道就不担心母妃,你个不孝子,你——”

    燕锦皱起眉头,不耐烦道,“出去!这些废话,你留给别人听吧。我不想听。你再不出,是想我把你打出去不成?”

    燕锦说着,冲楚王世子挥了挥拳头。楚王世子想到之前被燕锦殴打时的剧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他一点也不怀疑燕锦会再打他一顿。

    可是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楚王世子也不甘心,他冲燕锦放狠话,“你给我等着!现在是在京城,我没法子对付你。等回去后,我一定要让母妃好好教训你!”

    燕锦扯扯嘴角,这个不中用的东西,别的本事没有,就知道拿楚王妃吓唬人。

    楚王世子放完了狠话,觉得稍微挽回了一点面子,这才趾高气昂地离开了。

    临安公主被指婚给姜明宇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唐瑾睿得到消息后,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听说那位忠信伯世子很是出众,而且对去世的妻子极为情深义重,坚持要给亡妻守孝三年。没想到他会成了临安公主的驸马,真是可惜了。”

    唐瑾睿觉得临安公主配姜明宇,真的很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当然,临安公主就是那牛粪,而姜明宇则是鲜花了。

    顾明卿打趣道,“相公,你是不是不舍得啊?你的一个爱慕者很快就要嫁人了。”婚期也定下了,就在半月后,真是没有比这更赶的婚期了。就是公主府,孝康帝也只是买下忠信伯府的一个府邸,临时改建成公主府。

    唐瑾睿无奈道,“娘子,你就知道打趣我。说实话,对于临安公主不久就要嫁人的事,我心里只有庆幸,以及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是有些可惜那位忠信伯世子了。”

    顾明卿眼底闪过一丝沉思,“我在想皇上怎么会突然下旨赐婚的。我总觉得——”

    “娘子,你在想什么?难道这婚事是有什么不妥当不成?”

    顾明卿摇头,“不是,婚事是没什么不妥当的。可是忠信伯世子可是楚王妃的亲侄子,也是楚王世子和瑞郡王的嫡亲表哥。”

    唐瑾睿刚开始没想到这一层关系,经过顾明卿提醒,他想起来了,“不错,忠信伯世子的确是瑞郡王的表哥。难道是有人要借这门婚事对瑞郡王做什么吗?”

    唐瑾睿想着,心不禁提了起来。

    顾明卿觉得好笑,“相公,你可真是会想啊。这婚事能对瑞郡王造成什么影响。我只是在猜测这婚事不会是瑞郡王的手笔吧。”

    唐瑾睿的眼睛微微睁大,“娘子,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瑞郡王为何要如此做?那可是他嫡亲的表哥啊。”

    “好处当然有了。首先是顺手帮你一把,解决掉临安公主这个麻烦。还有我得到的消息是忠信伯和楚王世子的关系很好,跟瑞郡王的关系就有些——所以啊,能坑到对手的事,瑞郡王为何不做。”

    顾明卿说的,唐瑾睿还真不知道,乍一听,一时间还真愣在那儿了。

    好一会儿,唐瑾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无论怎样,现在临安公主被指给忠信伯世子已经是事实,不可改变了。就这样子吧。”

    顾明卿也就是跟唐瑾睿念叨一下,很快就将这事抛到后面。

    总而言之,临安公主快嫁人了,这就是天大的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