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在小侦探清晰的头脑、精湛的演技以及对面黑皮帅哥意味不明的捧哏助攻下,这次案件总算得到了圆满解决。浑身都是血腥味还装的一脸纯良的男友先生流着眼泪跪在地上,其痛心的表情仿佛背后响着什么悲情bgm。

    小侦探虽然人长得纯善又无辜,声音一嗲起来方圆五米的人类女性都要心软,但这孩子(?)的心眼真是大大的坏。用铁证指出了山下是凶手不说,还一脸淡定严肃地分析出了对方的心里动态。将一个她爱他,他却爱着她,介于她们是从小长大的好闺蜜,她愤怒地拒绝了他并且准备绝交的狗血故事讲的绘声绘色、栩栩如生,简直是把山下先生的一颗纯情少年心放在太阳底下暴晒完后腌咸菜。

    “都怪铃美!我明明已经告诉她了!可她为什么不和我分手?”山下跪在地上崩溃地大喊:“因为她,小夏她永远都不会接受我,还要和我老死不相往来,这都是她的错!她明明也只不过把我当做养的宠物罢了,脾气好了夸我两句,脾气不好就对我又打又骂,连她的家里人都看不起我!”

    “只要她消失了一切就都好了,只要她消失了小夏就会和我在一起了。”男人的情绪越说越激动,白皙的面容也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

    这神一样的逻辑真是谁听谁沉默,天□□打抱不平的戈薇已经咬牙切齿,随时准备上去踹他两脚。正当名为风间的警察皱着眉,想将这个神志不清的人渣带到一边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位从刚刚开始就柔柔弱弱,以泪洗面,白皮肤黑头发,纤细又脆弱的青田夏以一个干脆的过肩摔将山下摔倒在地,然后迈开长腿,毫不留情地往男人身上踹。

    “你tm有病吧?就因为这破理由你就把铃美杀死了?”青田小姐双眼通红,眼泪盈满了她的眼眶,她脸上精致的妆容也因为泪水的冲刷变得模糊,泛红的眼角沾着晕开的眼线。刚刚只觉得令人越发怜爱的脸,现在却仿佛索命的夜叉。

    “我告诉你,就算铃美死了,老子这辈子也只爱她一个。”她狠狠地用拳头往山下脸上揍去,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男人的脸揍地偏向一边,又“哐”的一声磕在地板上,那架势好像是准备把他打死泄愤:“你tm少恶心我了。”

    “小夏,你、你喜欢的难道是……”大道寺同样震惊地看着这个前女神,要知道虽然没有到山下这么疯狂的地步,但温柔清纯的青田夏一直是他们文学部有名的白月光女神,学弟学长们每天都堵在教室门口只为了看她一眼:“你喜欢、喜欢铃美?”

    青田夏喜欢被害人??两个女的???

    钢铁直男工藤新一表示:真是震惊我全家。

    ——这什么情况啊?温柔完美年纪第一的大和抚子喜欢嚣张跋扈一无是处的富家千金?呜呜这是什么现实版百合剧吗?

    日暮戈薇懵逼了。

    “废话,老子一直男,不喜欢铃美喜欢你啊。”青田夏吸了下鼻子,用一双欲拒还休秋水眸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在场的各位都沉默了。

    见多识广的平安京大妖怪不禁加快了吃爆米花的速度。

    太精彩了,这剧情真的太精彩了。

    青田夏将一直围在脖子上的丝巾拿开,右手将其举起,展示给所有人看。众人这才发现,那条漂亮的丝巾上别着一个小小的变声器。青田清了清嗓子,试探着“啊”了几声,再次开口时,嘴巴里发出的便是清越的男声,虽然没有成熟男性那样的磁性,但也可以听出明显的性别来。

    据青田先生说,他的确自小就和铃美小姐一起长大——只是并不是外人眼中的闺蜜,而是青梅竹马。铃美家里是当地有名的清水财阀,除了她之外,上面还有一个不大成器的哥哥。当年清水老爷子见他可怜,就从孤儿院把饿的快要死了的青木夏领养回家。老爷子只是单纯地发善心,清水家的长子却觉得他选择带一个男孩子回来就是为了继承人的位子。清水少爷一直在暗地里欺负青田夏,在老爷子归西后更是变本加厉,好几次差点弄死他。

    “如果不是铃美,我一定活不到今天。”

    清水铃美发现了哥哥的所作所为,只是作为一个毫无实权的大小姐,她什么也做不了。后来她帮着青田撒了一个谎,铃美让青田换上自己的衣服,带上假发,告诉清水少爷他有女装癖。清水少爷自小就自命不凡,同样傲慢古板的清水家人也看不起这样的青田夏,认为自己永远不会被外人取代的清水少爷渐渐将这个养子抛之脑后。

    除了帮助他的清水铃美,清水家再也没人记得他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青田夏十分感激铃美,从小到大对她百依百顺,铃美那种飞扬跋扈的任性性格也是这样养成的。

    青田虽然化妆成了女相,但他的力气非常大。山下已经被他狠狠地打晕了过去,只留下头上的一片血迹。大道寺却不知道该说他不幸还是幸运比较好,知道自己的女神是个男人,而且苦恋他根本看不上眼的大小姐多年,连山下最厌烦的公主病都是被“女神”亲手惯出来的。

    这已经不是一个“惨”字了得了。

    “好了,青田小……先生。”风间警官噎了一下,他有些急促地将目光从青田的身上移开,然后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又道:“再这么打下去,我就要以故意伤害罪拘留你了,我想清水小姐也不想看到你这样吧。”

    清水铃美的名字好像是他的一道开关,他刚刚因为这个名字而引发的暴怒现在却变成了同样程度的脆弱。青田夏蹲在地上,将脸埋进手中的丝巾中,肩膀耸动着抽噎。不再刻意装作女孩模样的他出乎意料的高挑,浓浓的妆容背后隐隐能看到一张俊美帅气的面容。

    站在他对面的日暮戈薇惊奇地发现,这个漂亮的男人其实有着一张一点也不女气的脸,之前那副秀美的外表大多数都是化妆品的功劳。或许以前,清水玲子每天都会很认真地坐在他面前给他上妆吧。

    戈薇忽然间有些难过。

    妖刀的鼻子动了动,眼眸微眯。在那泛着咸味的泪水中,她隐隐从那条丝巾上闻到了清水玲子的气味。

    ——这大概是清水玲子送给他的。

    曾经是礼物,现在却是遗物了。

    大妖怪用红色的眼眸静静看着被警方带走的一行人,心想人类的生命可真是脆弱。

    想起远在另一个世界的宇智波两兄弟,她的心里不由产生了一丝微弱的触动。

    ——啊,他们好像是到了上战场的年纪。

    柯南被这一波三折的剧情耗费了不少心神,他的内心从“好狗血我就知道就是这样”到“卧槽这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两个女孩子也可以谈恋爱吗”然后是“震惊我全家!长成这样的女生竟然是个男人”最后又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惆怅与悲哀。这种复杂的心理冲击让他半天没回过神,等到他隐隐约约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一抬头,视线就和对面的妖刀对了个正着。

    对方的视线从他身上划过,最后落在了那个蝴蝶结变声器上面。

    柯南:……

    妖刀:你还要继续演吗?

    名侦探先生推了推眼镜,表面稳如老狗,心理慌得一笔。

    小侦探在心里疯狂地想着说辞,聪明的脑袋瓜转了好几个弯。妖刀却先一步收回了视线,懒洋洋地回到了日暮戈薇身边。

    多愁善感的小姑娘正为这感天动地的绝美虐恋落泪。

    柯南:???

    妖刀:不是反派,没兴趣。

    “抱歉啊,风间警官。”熟练掌握了报警业务的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地冲这位严肃的警官鞠了一躬,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您明明是来度假的,却让您来负责案件。”

    “没什么,警cha是没有假期的。”风间一本正经地摆了摆手:“维护治安,是我们的责任。”

    “啊?谢、谢谢。”

    被对方的一身正气镇住的毛利兰又下意识地鞠了一躬,态度十分虔诚,仿佛在拜什么佛像。

    毛利兰:等等?我为什么要鞠躬??

    安室透看着这一幕,觉得有些好笑。他忍着笑意,安抚性地拍了拍毛利兰的肩膀:“好了兰小姐,我想这位警官先生一定可以体会到你的诚心的,对吧?”

    风间下意识地想要立正敬礼,一下秒就被安室的眼神堵了回来。转而故作姿态地咳了两声,用词却变得恭敬拘谨起来:“这位先生说的没有错。”

    “为了表达对警官的感谢,不如我去请您喝被咖啡怎么样?”安室透看了风间一眼,意有所指地说:“拿铁还是卡布基诺?”

    “啊,卡布基诺吧。”风见裕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神情肃穆,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最近喝到的卡布基诺太甜了,我有些想换换口味。”

    “太甜啊。”安室透捏着下巴,小声的喃喃着。

    站在一边给哭泣的日暮戈微递纸巾的妖刀将一切尽收眼底。她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一阵打鼓。

    人类总是有自己下意识的小动作,无论是说谎时骤然加快的心跳还是放大的瞳孔或是日积月累的习惯,这些动作虽然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改掉一部分,但那些微小的细节却无法逃脱妖怪的眼睛。这也是为什么阴阳师们认为不可以和大妖怪对视,称妖怪的双眼能看透人心的的原因。

    妖刀姬清楚地看到,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眼神有短暂的交汇。

    他们两个人认识。

    一个帮着黑衣男处理现场的家伙认识警官?

    这可真是……

    太好了啊!

    试问还有什么比能把警官发展成暗线的反派更反派的么?

    ——没有!

    这简直就是幕后大boss的标配啊!

    妖刀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个性系统在快落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