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少女单手执碗,明亮透彻的眼睛看着他,亮晶晶的。

    江炎脸色僵了一下。

    “妈的,早知道就不吃这么快了。”

    他心中有些恼,本来想着早点吃完早点离开,却没想到吃得快也能成为焦点。

    “我……”江炎挤出一丝微笑,“我已经吃的很饱了,多谢任姑娘了。”

    说完,他就准备离开。

    他以为少女单纯以为他饭量大,善良心发作,把自己的饭给他吃,但是他错了。

    任束容就是来找找他的。

    给他饭吃就是一个粗暴的搭话借口。

    “你吃饱了呀!”

    少女把大碗放在唇边,轻轻吹了吹热气,对着江炎浅浅一笑。

    低头喝粥。

    “咕噜噜。”如同牛饮。

    江炎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抽。

    三息过后。

    少女喝完。

    和江炎一起把碗筷洗刷好。

    此时,各巡逻小队都陆陆续续的出发,单仁胡对着江炎摆了摆手,回去休息去了。

    广场之上,江炎依旧修炼,虽然他有武道修改器,但他依然喜欢那种可以感知自己汹涌澎湃般强大力量的感觉。

    那种随时可以支配这种力量的感觉,让人迷醉。

    任束容呆呆的看着江炎在广场上修炼。

    江炎没有刻意练习什么,只是随意的练着基础剑招。

    但他快剑武技已经入门,剑法施展起来,剑法冷厉,一招一式之间,衔接的无比圆润。

    击,刺,点,崩,格,崩,甩,劈,砍……

    用剑之术的基本剑式在他手中一一施展,哪怕任束容不太懂剑法,也觉得江炎用剑行云流水,自有韵味。

    “可是……”任束容跺了跺脚,“我要喝他说的事情还没说呢。”

    一遍,两遍,三遍。

    江炎终于停下,一身气血也因为不断运动而激荡,皮肤红润,全身隐约间有雾气蒸腾。

    任束容走进,小鼻子皱了皱,男人练完功法大汗淋漓,味道没啥好闻的,“江炎,我……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她打算开门见山,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这一会,她也懂了,面前大这个年轻男子对她似乎,不太热忱。

    和其他男子有些不同。

    所以,她打算直接说。

    “还没走……”江炎心底直接叹了口气,他早上便看出任束容找他有事,所以借口修炼拖了拖时间,没想到这货居然不走。

    “什么?”

    既然她没走,江炎也就不打算装傻了,他也想知道任大头目的妹妹有什么事情可以求到他头上。

    要知道,他昨日才见到这姑娘。

    两人还不熟。

    “应该不会是什么太令人为难的事情吧。”

    可是,若是小事,任大头目还不有求必应?

    任束容见江炎主动为了起来,笑了笑,脸颊上左边一个小酒窝出现,她开口,“我听大哥说,再过几日渔阳村的肉食就要消耗完了。”

    “所以,需要去野外进行一次狩猎。”

    “我也想去……看看。”

    说完,她脸上有希翼,眼中有期待,随后全部转化成失望。

    一瞬间的情绪变化,发生在一个娇俏少女身上,让人心生怜意。

    “可是,大哥不同意,我央求许久,他说,若是你们三位武者有谁愿意专门护着我,他就同意。”

    野外,狩猎。

    江炎深深定下心神。

    巡逻队员每日精力消耗大,还要修炼,肉食必不可少。

    这个时代的物资流通可没那么发达,尤其是矿区附近的几个村子,也是近些年才形成。

    粮食可以自给自足,肉食一直不足。

    就村子散养的鸡鸭鱼,连本村自己吃都不够。

    所以,巡逻队的肉食一般都是自己想办法补充。

    野外狩猎,同样危险。

    除了可能会出现的怪异外,一些凶兽一样恐怖。

    能在野外生存的凶兽,和怪异一样可怕。

    “任大头目让我三人其中一人护着你,你就可以去野外?”

    江炎默然。

    任元这是同意任束容去野外了吗?这是不同意。

    野外危险,谁也不能保证是否遇到意外,当危险来临,谁可以自信一定可以护住另外一个人的安全?

    答案是,谁也不可以。

    所以,任元这句话说了等于白说。

    “是啊。”

    任束容拍了拍手,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小白牙,“你能答应带我去吗?”

    “我保证绝对不给你添麻烦。”

    她拍了胸,认真保证。

    江炎呆呆的看着她的动作,又低头看着平整的广场地面。

    似乎,没什么区别。

    收摄心神,江炎笑了,对着任束容,“任姑娘。”

    他一指某个方向,“那边,直走第四排第一户,汤龙头目的房子。”

    又一指另外一个方向,“那边,直走第三排第二户,费山头目的房子。”

    “啊?”

    任束容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她站着不动,看着江炎,大眼睛忽闪。

    叹了口气,江炎脸色认真道,“任姑娘,我刚刚突破,恐怕能力不足,不能护住你,而汤龙费山两位头目,可能已经是武徒小成,或者大成的武者了。”

    “他们修为高,野外经验也多,你应该找他们的。”

    抱歉,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先不说这样会得罪任元,只是在野外,我也无法给一个人,一定可以护她周全的承诺。

    “可,可是,汤龙费山两位头目在哪?我早上已经找过他们了,都不在的。”

    都不在?

    江炎想了想。

    小头目没有固定巡逻任务,一般都是在广场上处理各种突发事件,支援其他小队。

    但也时,小头目也会巡逻,查看一下各小队是否偷懒。

    昨晚他没有值夜,汤龙费山二人必定有一人值夜。

    但两个人都不在的话。

    “我记得老单说过,汤龙似乎有个相好来着……”

    应该是这样,昨晚汤龙值夜,然后睡觉去了。

    费山去村边巡逻去了。

    这些信息短短几息就在他脑子过了一遍。

    “可能……可能两位头目都有事情吧,总之都有可能遇到的。”

    “哦,哦。”

    任束容点点头,“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们。”

    “他们总会来广场的,你没事在这可以等着。”

    沉默了一会,两人似乎把话说完了,毕竟两个人也就是刚认识。

    过了一会,江炎觉得这么着不行啊,太闷。

    他开口,“任姑娘,你怎么来我们这吃大锅饭,大头目哪里,饭菜应该更好吃吧。”

    “你可以先回去歇会,吃完饭下午再来。”

    任束容这时一脸嫌弃,“我也不想来的,我来这吃饭,一方面是好奇,最主要的是我大哥做饭……一言难尽。”

    江炎开了口,任束容也就不太拘束了,她想了下,“江炎,你似乎不太想和我说话呀。”

    “妈的,这女人说话怎么这么直,感觉还挺准。”

    江炎心底骂了句,他笑了笑,“任姑娘生的太好看,我说话会拘束。”

    “不对!”

    任束容后退两步,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你可一点也不拘束。”

    “不过你第一句话说的很对!”

    任束容冲着他笑了笑,小下巴微抬,眼睛笑眯眯的。

    然后,转身,真的离开了。。

    “呼。”江炎轻轻吐了口气,看着她拐过一排房子,消失不见。

    “居然还有点傲娇……”

    ……

    PS:直男主角,在线求推荐票,这次可不是作者求票了,是主角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