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5bet356那个国家_bet356公司发展_bet356被封网]

    https://m.a5xs.com/" target="_blank">https://m.a5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林黛雨第二天醒来,听说母亲前往沪海参加一个聚会,走得有些突然,她总怀疑父母之间可能发生了矛盾,否则母亲也不会突然不辞而别,她就算能够放下自己,也不能放下仍然躺在病床上的小姨。

    林朝龙亲自为女儿做好了早餐,他已经吃过了,坐在吧台前一边喝咖啡一边看着报纸,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上班。

    林黛雨跟父亲道了声早安,坐下吃饭的时候又问起母亲的事情:“爸,我妈为什么突然离开啊?”

    林朝龙声音有些沙哑:“你问她自己,我可不敢问。”

    林黛雨咬了口三明治:“爸,是不是您惹我妈生气了?”

    林朝龙的眼睛仍然没有离开报纸:“借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过去我就是个倒插门女婿,你妈强势惯了,可能是因为上次你小姨的事情她还生我气吧。”

    “这我得说你,我赞同我妈妈的决定。”

    林朝龙放下报纸,笑道:“小雨,那件事我已经放弃了,秦博士会尽快完善治疗方案,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会贸然进行手术的。”

    林黛雨莞尔笑道:“这才是我的好爸爸。”

    林朝龙望着天真烂漫的女儿,内心中忽然闪过一丝愧疚,他迅速逃过女儿的目光,重新看着那张报纸。

    其实已经记不清报纸的内容究竟写了什么。不重要,明天就会有新的报纸,新的事件,对他而言明天应该是充满光明和希望的,没有失去又怎会得到?

    谢忠军行事神龙见首不见尾,明明答应了张弛第二天会继续指点他练习《破阵三十六拳》,可清晨给张弛留了一个没头没脑的信息——我有急事先走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已经见识过六式拳法,以后自己慢慢练习吧,有缘再见。

    最后的结束语居然直接引用了毛爷爷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张大仙人实在是郁闷,虽然见识过谢忠军的六式拳法,可他没完全记住啊,通窍丹的效力已经过了,他现在的记忆力没那么厉害。

    张弛努力回忆了一下,他只记下了五拳,其实这记忆力也算不错了,张弛给谢忠军打电话,当师父的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令他费解得是,谢忠军的手机居然关机了。

    他又给秦绿竹打了电话,秦绿竹居然也关机,到底是一家人,做事都一个风格。

    昨天谢忠军收徒应该是认真的,不然也不会跟自己说那么多话,更不会在河滩上演示他的独门武功《破阵三十六拳》。

    张弛描葫芦画瓢地温习了一下,至少这六拳打得大差不差,希望谢忠军的这套武功能赶上降龙十八掌,郭靖当初只学了一招亢龙有悔就打得梁子翁满地找牙。

    自己学了六拳,练熟之后武力值方面应该能够提升一个层次,如果不能,那就是当师父的不行。

    武道七境,张弛现在距离第一层追风境还远着呢。

    打开电脑,在网上订了明晚前往京城的卧铺,刚好睡一觉就能够到达,什么事情都不耽误,而且还能省一晚上的住宿费。

    这倒不是因为他舍不得花钱,而是没那个必要浪费,张弛在生活品质上还是有追求的,放弃更省钱的硬卧选择软卧就是证明。

    他的行李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望着那颗洗骨丹又发起呆来,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下定决心是不是要吃下这颗丹药。

    对目前的身材的确是不满意的,这也是他炼制洗骨丹的初衷,可他又担心控制不好药力,万一用药过猛,自己长成了三米多高的巨人,出去岂不是遭人侧目?

    现在去混CBA是不是有点晚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还是普通点好。

    张弛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先吃一半,他用小刀将洗骨丹剖成两半,吃下了半颗。

    为了达到更好的吸收效果,特地弄了瓶飞天茅台,最近茅台涨价有点猛,53度都一千四百多了,这价格还到处缺货,张弛这瓶茅台酒还是方大航给他的。

    就着毛记猪头肉,张弛中午喝了半斤茅台,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洗骨丹的副作用,他很快就感觉到脑袋晕乎乎的,眼皮沉重得像坠了铅块,终于还是支持不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这一觉睡了个昏天暗地,如果不是手机铃响起,张弛可能会一觉睡到天亮,拿起手机听到那边传来小黎急切的声音:“张弛,你有没有见到晓雯?”

    张弛愣了一下,昏沉沉的头脑瞬间反应了过来,小黎不会平白无故打这个电话,一定是郑晓雯出了事:“黎姐,我没见她啊,她也没联络我。”

    小黎听说之后也顿时紧张了起来,根据小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郑晓雯应该是清晨失踪的。

    她妈妈邱东晴去了省城出差,所以就把她交给了继父徐明祥照顾,没曾想昨天下午离开,今天就出了事。

    根据徐明祥的描述他和郑晓雯没有发生任何矛盾,昨晚还带她出去吃饭,等她睡着为她关了房门自己才回房间休息,可一大早醒来就发现郑晓雯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她的书包。

    徐明祥也被吓得不轻,赶紧去报了警。辖区警察得知郑晓雯是郑秋山的女儿后联络了他生前派出所的同事,小黎对此并不知情,所以找张弛问问,希望能够找到线索。

    张弛一听就火了,他认为郑晓雯一定是在家里遭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不然这孩子为什么会突然就离家出走,他对邱东晴夫妇本没有多少好感,这下更是恼火的不行,如果让他见到他们,一定要算算这笔帐。

    张弛也知道当务之急不是算账,最重要是先把郑晓雯找到,他仔细翻看了自己的通话记录和手机信息,确信没有疏漏,然后给林黛雨打了个电话。

    林黛雨曾经做过郑晓雯的钢琴老师,也许她能够有些线索。

    林黛雨得知消息之后也是大吃一惊,她让张弛不要心急,提醒张弛去学校附近找找,毕竟郑晓雯只是个小孩子,身上也没多少钱,就算想走也走不太远。

    张弛换上衣服,匆匆前往了星光小学,因为还是在放假期间,暑期训练营也已经结束了,所以学校平时根本没有孩子进来,张弛来到学校传达室问过之后,确信这一天都没有小孩子进入校园。

    张弛这边询问的时候,听到消息的林黛雨也乘车赶到了,她刚刚让司机老徐带着自己围着小学转了一圈,没有在周围发现郑晓雯的身影。

    张弛咬牙切齿道:“如果晓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特么非把这对不负责任的爹妈给灭了。”

    林黛雨没有嫌弃他的话太粗俗,叹了口气,柔声劝慰道:“你不用着急,现在社会治安那么好,晓雯又是个聪明的孩子,她应该懂得保护自己。”

    张弛有些懊恼地捂着脑袋道:“我对不起郑叔,当初我答应他要帮忙照顾晓雯的,可我什么忙都帮不上。”

    林黛雨同情地望着张弛,其实这件事一点都不怪他,郑秋山之所以将女儿托付给他那是因为当时那种情况下,除了张弛周围再没有他认识的人。

    郑晓雯有亲妈,现在又有了继父,根本轮不到张弛这个外人照顾。不过正是因为如此,才更显出张弛性格上的闪光点。

    男人就应该说到做到,一诺千金,最近怎么总是喜欢看他的长处呢?

    林黛雨小声提醒张弛道:“你冷静一下,仔细想想,还有什么地方晓雯可能去?”

    张弛想了想,郑秋山生前租住的房子晓雯曾经去过,或许她会去那里。林黛雨让他上车,老徐驾车带着他们赶了过去。

    等到了地方,发现房门上着锁,外面贴着此房出租,到现在那套房仍然没有租出去,晓雯显然没有来过。

    张弛又想起了一件事,郑秋山生前最后一顿饭带着郑晓雯去吃了肯德基,他们赶紧去那边找找线索。

    两人来到肯德基外面,隔着玻璃窗就看到郑晓雯孤零零坐在那里,面前摆着一大份全家桶,一双大眼睛呆呆望着马路的方向,林黛雨放下心来,看了看身边的张弛,却发现张弛的眼睛有些发红。

    张弛想起了那天晚上郑秋山带着郑晓雯来吃全家桶,自己也是这样望着里面,父女两人相互嬉戏其乐融融的场面。

    忆往惜今,更觉得现在的郑晓雯孤单可怜,如果他能够让时间倒回,一定不会让那场悲剧发生。

    郑晓雯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大半天,脑子里反反复复回忆着爸爸的音容笑貌,她多想再回到从前,多想爸爸陪在自己身边,多想再喂爸爸一根薯条,郑晓雯好想哭,可是她坚强的性格让她强忍住了泪水。

    服务员也发现了这奇怪的小女孩,她悄悄向店长说明了情况,店长向郑晓雯走去,刚好张弛和林黛雨进来,他们向对方小声解释了一下,然后两人来到郑晓雯的身边坐下。

    郑晓雯意识到身边来了人,左右看了看,看清来人之后,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抽抽噎噎道:“张弛哥哥,林老师……我……我爸……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以后再也没有人陪我吃全家桶了……”

    林黛雨从未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痛苦,可是看到这小女孩如此伤心,也不禁感到酸涩难过,搂住郑晓雯的肩头柔声劝道:“你还有妈妈,还有我们。”

    张弛抑制住内心的酸楚挤出一个笑容道:“我陪你吃全家桶好不好?”

    郑晓雯点了点头,买来的全家桶早已凉了,可是张弛吃得很香,林黛雨也一样,他们就坐在那里陪着郑晓雯。张弛似乎看到了郑秋山,就站在马路的对面,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远远望着他们,朝他们露出欣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