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5bet356那个国家_bet356公司发展_bet356被封网]

    https://m.a5xs.com/" target="_blank">https://m.a5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含怒而出的一连三问,虽说有郑元郧的私心在内,但同时也确实不无道理。

    陈泽也不得不承认,郑元郧的愤怒并非全都出于私心。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他处在郑元郧的位置,估计也不会将命运交到一个低阶将领的手上。

    更何况郑元郧还知道,就在不久前陈泽甚至都不是谋士,而是博安城中一个小世家的卖身随从罢了。

    你让他如何放得下心?

    “陈泽,你这样似乎太过份了!”

    兄弟同心的郑元龙也是怒瞪陈泽,当初在西云城时的一点小交情算是全没了。

    陈泽却是不再接口,既然抱定了会得罪郑元郧的念头,他索性来了个眼观鼻鼻观心,默然站在场中一言不发。

    该说的他已经说了,计策由他来实施,这是无论如何也要坚守的底线,任谁来劝也不好使。

    “你!”

    郑元龙可不像其大哥那般有城府,急脾气的他喜怒形于色,怒意昂然之下,他袖子一挽,提着硕大的拳头就往陈泽跟前走,同时更怒道:

    “你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真当博安城没你不行是吧?”

    然而他这边怒火中烧,大有将陈泽捶个满面桃花开的架势。

    “既然不是没我不行,郑大人又何须动怒?”

    陈泽冷眼看他,脚下微微错开半步。

    凭他现在的实力还不是郑元龙的对手,但总也不可能一动不动地任其将自己毒打一顿。

    “好好好!”

    陈泽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听得郑元龙更是气冲脑门,这下哪还能忍得住,面色一厉,如山的气势当头往陈泽身上压下,口中暴喝:“老子倒要看看,打死了你之后,博安城还在不在!”

    极之愤怒的一拳就待往陈泽头顶怒砸而下!

    “差不多就得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自议事堂中响起。

    声音不大,也显得有气无力,可这声音一出,整个议事堂的气氛陡然降至冰点,不说其他将领的面色陡然凝固,就连那含怒而发的郑元龙,也是拳头僵在了半空。

    陈泽已经做出了规避的动作,然而他是动了,郑元龙却僵在原地,场面看起来就像是郑元龙举起拳头恐吓了他一下,胆小的陈泽当即抱头鼠窜一般。

    这让陈泽不由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好在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的身上,也没人在这时开口取笑于他。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向了那突然出现的声音处。

    声音的主人是谁,就连陈泽也听得出。

    正是那位一直在旁悠闲喝酒,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的——华老。

    此时华老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仍是那副慢悠悠醉醺醺的模样,缓缓将视若生命的酒瓶放回几案上后,他这才默默地抬起头,往堂中扫了一眼。

    “一群督统,监军,甚至还有参将和总兵,你们这些人已经可算是整个安洛行省的高端力量,可你们做了什么?”

    他面色漠然,即使目光看向城主郑元郧时,目光也没有任何改变,甚至些许有着一抹鄙夷。

    “从朱炎帝国大军压境到现在,你们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

    华老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打从一开始,你们在做的,就是增兵,增兵,再增兵!”

    “除此之外,有谁去与外面的敌军发生过正面冲突?”

    “有谁,斩杀过敌方一兵一卒?”

    他的话很冷淡,冷得几乎将本已降至冰点的气氛再凝结上了一层寒霜,除了若有所思的郑元郧与同样淡然处之的洛总兵之外,其他人无不低下了头,没人敢于在这时与华老对视。

    隐于博安城军机处的华老当初是什么身份,在场这些人自然一清二楚,是以就算此刻他只是一个酒不离口的老酒鬼,也无一人敢于正面与他对顶。

    更何况,华老所说的本就是事实。

    这些人里,有本属博安城的将领,也有星座赶来驰援的别城将领,可无论是谁,在来了博安城后,一场正面的战斗也没有与朱炎帝国打过。

    “你们是不是觉得,守城就是守城?”

    华老冷眼扫了一圈,嘲弄道:“只要将城给守住了,就是无过有功?”

    “之所以会造成今天的局面,不正是你们一手所造成的么?”

    “可笑的是,铸成大错的你们不旦没有反思,没有想过去将功补功,反而对一个刚为博安城解了大围,立了大功的人极尽嘲讽之能事,甚至还想要逼迫他将自己苦思所得的计策公诸于众。”

    “而且这个人还是军阶比你们低了数等的谋士而已,是你们平时根本都不会拿正眼去瞧的谋士!”

    “你们,还要不要脸?”

    华老的面容平静之至,也冷淡之至,可这一字一句,无不像是一柄柄锋锐的尖刀,一下一下直戳在所有人的心里。

    郑元龙的拳头无力的垂下,身为西云城主的他,面上尽是羞惭。

    华老的话……有说错么?

    当陈泽说出他有退敌之策后,所有人,包括他郑元龙在内,心中想的不都是让陈泽将计策说出来么?

    那他们自己呢?

    有人说有办法,所以他们就可以不想了吗?

    那帝国养着他们有什么用?

    “华老,眼下军情紧急,咱们这也是急昏了头……”

    郑元龙微瞄了大哥一眼,苦笑一声,第一个开口向华老解释道。

    “军情紧急不是你们造成的么?”

    华老哼道:“早干嘛去了?博安城若不是一直以保守为重,何至于让朱炎帝国成事?”

    这话让郑元龙没法接,甚至还很有些憋屈。

    那时他并不在啊!

    可转念一想,当初若不是陈泽派人将他给追回来,自己早该到了博安城,可到了又如何?

    不过就是多了一支部队在城里吃粮罢了。

    反而是陈泽……

    怒火被华老的冰冷强行压下之后,郑元龙不由转头看向陈泽,这才想起,当初正是这个小谋士力保西云城不失,也才瓦解了朱炎帝国第一波的伏兵计划。

    甚至之后的第二波,同样也是陈泽一力所为。

    说起来,到目前为止,这个小谋士才是博安城的最大功臣啊!